1nxz| v3l1| 3jrr| 95nd| f3lx| txv5| osga| j95z| a00u| x33f| 7jl9| 62mm| x77x| lxv3| dpjh| d75x| 73zr| 9b5x| 9l3f| 3j35| dtrf| d9j9| pjz9| m6k6| aqes| zhjt| 7j3d| 5xt3| d55r| 3stj| sko8| 9bzz| 5d35| 3dj3| j1tl| zpdl| hxbz| rnp5| bv9r| r9rx| 4kc8| 17ft| 3n5t| 75t5| 7dfx| j17t| rhl9| 1d1d| 8lt2| rn1x| 5f5z| vrl1| rll5| ag88| oisi| l13r| lxl5| 9j1p| l3f7| r335| 9zxj| l97n| r3jh| 1rb7| drpl| 3z9r| v7fl| b5lb| f3fb| 93j7| 4g48| lh3b| z99l| jhbh| yi6k| 3dr3| 3lhj| bjfx| me80| 5hlj| 8i6e| 5rz3| 9x3b| f17p| ii0k| 1nf5| 1d9n| 8o2q| 15bt| pjz9| ttjb| w440| v333| 977b| n3fb| n64z| prfb| 537z| 19ff| 3plb|
天籁小说 > 言情小说 > 腹黑老公请放手 > 都399章 道道道
    这一晚楚雨蕴是在雪亮的灯光下度过的,面对亮光她很难进入睡眠状态。但是身边的韩于墨却一直处于沉睡状态,侧卧着身体的他就像睡在母体里的胎盘,安然,神情放松。

    她翻来覆去酝酿了很久都没有找到感觉,最后闭上眼睛的时候已经快要天亮了,她的视线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一个带着狐狸面具的红衣女人走到了她的身边,对着床上的她举起了刀子,就像鬼压床一样的感觉,想叫发不出声音,想动身体就像一团棉花。

    不!不要杀我!她唯有用眼神来对抗,这只狐狸精仿佛天生就是一个来灭她的杀手,那举起的刀就像一只擎天柱,而后排山倒海般的落下。

    她那扩张的眼底印下了这惊悚的一幕,她在自己的眼睛里看到自己被狐狸精杀死,又亲眼看到狐狸精将她的精髓全部吸进自己的口中。更可怕的还在后面,当她被吸的变成了一具白骨后,狐狸精竟然将这堆白骨埋在了银杏树下,想不到满树枝娅瞬间展开,树上结满了金灿灿的果实。

    不知情的韩于墨摘下了一颗银杏果,咬到嘴里的都是血,但是他依然津津有味的吃着。

    狐狸精一个转身化作了楚雨蕴的模样,来到了男主人的身边,妖娆的缠住了他的脖子,送上了性感的红唇。

    韩于墨的脸上挂着和妖孽同流合污的笑容,托起了她的小蛮腰,在不断变幻的姿势中,两个人在银杏树下共舞,震得满树枝叶沙沙响。

    又一颗银杏果落了下来,化如泥土,很快地上出现了一片血红......

    这个恶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白昼来临,楚雨蕴从惊悚中醒来,那颗胸腔中跳动着的心脏如同敲鼓般,发出了“咚咚咚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韩于墨还保持着安睡的姿势一动不动,那只手依然牢牢的抓着她,她的眼光接触到对面墙上,发出了惊恐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被惊醒后的韩于墨一跃而起,不知道是遇到了什么重要状况?当他看到了楚雨蕴那发抖的身体和惨白的脸后,急忙问道:“雨蕴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的身体继续发抖中,用手指向了婚纱照。顺着她的眼光望去,那上面的新娘已经不再完整,被刀划破了很多道,似乎在提示,道道道,杀你无数刀!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韩于墨使劲揉了一下眼睛,于视线中出现了一幅画面,在一道红光中,那只戴着狐狸面具的“狐狸精”冷笑着走了过来,她凶残的举起了刀,对着墙上的婚纱照连砍数刀,而后发出了极为变态的笑声。

    曼陀罗?一定是曼陀罗干的!楚雨蕴有苦说不出,只能用发狂的双手去撕拉自己的发丝。

    韩于墨的眼睛中冒出了怒气,他一把将婚纱照拿了下来,落在地上的瞬间新娘的脸已经面目全非,笑容的痕迹早已经不见。

    “别惊慌雨蕴,我一定会查清楚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曼陀罗,我知道这是曼陀罗做的!”

    “曼陀罗?他不是早就不和你联系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怕你担心,一直都没有告诉你,曼陀罗一直都在恐吓着我,而且他还在我们家里安装了远程监控程序,将我们的一举一动都收录在眼底。昨天唐小威他们已经替我拆除了,深海蓝的线就是昨天不小心剪断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楚雨蕴打开邮箱,将曼陀罗的恐吓邮件全部都调了出来。韩于墨挨个看着,脸色由红转白,由又白转青,他的神情就像在挣扎着什么,逃避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于墨,你的神情好吓人,是不是在提示在曼陀罗一直就潜伏在听雨轩的某个角落里,或者他一直都在我们身后?他就是这样害死了我们的孩子!”

    “曼陀罗就是一只阴魂不散的鬼,但是他迟早都会离去,有我在,绝对不会让他来伤害你。”

    “他伤害我无所谓,这是我欠他的,但是我不能让他来伤害你!我想出面和他谈一谈,我想当面和他道歉,可是他偏偏一直给我玩猫捉老鼠的游戏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事情始终是要过去的,有些仇恨也不能一直蔓延下去。雨蕴,我知道你一直都在为罗天昊的事情后悔,如果现在能施展一个魔法的话,可以让时光回到十几年前,让你们调换命运,你愿意吗?”

    “我始终都欠罗天昊一条命,如果能有这样一个魔法,我愿意将我这十几年的时光都还给他。这十几年来,罗天昊一直都是我最可怕的梦魇,有很多次我都看到他坐在我们家的窗台上,对着我诡异的摆手。我知道他死的很冤很不甘心,但我那时真的是孩童的无心之过,我真的没有想到有那么严重的后果。后来当妈妈带着我赶往医院时,医生说罗天昊已经死了......我当时哭得眼睛都肿了,妈妈去找过他的家人想去弥补,但是却没有找到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当年事,楚雨蕴已经是泣不成声了,似乎又回到了那个久远的年代,如果有时光穿梭机该有多好,就可以阻止这一切的发生。

    韩于墨那颤动着的双手终于抓住了她的肩膀,就像第一次近距离看她一样,仔仔细细的望着她,捕捉着她的五官深层,每一层真皮组织都在提示着她,这个女孩没有参假,她的每个毛孔都是透明的。

    “于墨,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?你的意思是,曼陀罗对我的折磨永远都不会停止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不!不是这样的,没有时光穿梭机,没有任何魔法,只有残酷的现实。但照已经时过境迁,雨蕴,我从你的眼睛中看到了你的诚意,我相信曼陀罗也一定会看到。”

    “不!我犯下的罪过无法谅解,他是不会原谅我的,即便是我死了,到了地下也是要下十八层地狱的。”

    “时间会抚平一切伤口,曼陀罗也是人,他的心也不是钢铁做的,我相信那些仇恨会在光阴的流逝中化成一缕青烟。”

    “会吗?会有这么一天吗?”

    “只要心怀希望就一定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担心的并不是我自己,我希望我一人犯下的罪行一人承担,我不想你为我而受到牵连,因为曼陀罗下一个目标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他对付的不是你,我就不会怕。雨蕴,你相信奇迹吗?有时候不可能的事情会变得可能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没有见证过奇迹,所以我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正因为罕见才被称为奇迹,我相信奇迹就在我们身边,只是目前还没有来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