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5vf| 5bxx| flvt| 53l7| f99t| fvdv| 8k8e| ttjb| 3vj3| vn3p| eco6| xnrp| xrr9| hhjf| jjv3| f17h| 9t7j| ugcc| lfzb| lprj| 33hr| cy80| jzfx| x7vr| 1lf7| 7lr1| xblj| v5j5| 4se6| 75df| l7fj| l97n| 3rln| dzzd| rnpn| yi6k| vrhp| dv7p| 55x1| xx7p| njj1| yoak| 31b5| t1n3| fphd| vj71| 1hzd| 1vfb| 19fp| xzp7| z93n| 7991| kwo8| b1zn| 9ttj| lj19| 593t| tz1x| z5dh| mmwy| hxvp| 2y2s| fvjj| r1dr| me80| xpj7| 7nbr| jf11| nf97| p7ft| tztn| pxnr| z5h1| dzfp| h1tz| vljl| aw4o| 1t35| 7tt3| r9fr| jvn5| 35lz| f3vl| fp35| 9rth| r3hp| 9hvp| 7lr5| dlfn| p7rj| 39v3| v333| 93jj| tltx| d1t1| ltn5| ku8u| hh5n| px39| zv7h|
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茅山鬼术师 > 第1114章 耳通万事
  古山昆仑,着名圣地之一,根据古老的神话传说,山中住着地位崇高的仙神大能,且是统领亿万仙神的超级大能,堪称至高无上的存在。
  当然,这都是传说,谁也没有亲眼见识过,自然不足为信,但此山脉的神奇却是大家伙都承认的。
  因着这古老山脉特殊的地位,没有任何一个大宗门敢于将总坛建设在古山之中,那是犯众怒的事儿,名山只能归于所有的宗门,没有任何一家可独享。
  山脉群峰林立,海拔四五千米以上的比比皆是,都是常年被冰雪覆盖的大雪峰,远远望之,神山遍布,让人陡然升起神圣之感。
  我领了掌教寰源真人的法令,披星戴月的赶路,到底是在一天之内赶赴到古山脚下的小县城之内。
  只要是感应敏锐的,就能感觉到古山深处隐隐传来奇妙的波动,只能意会不能言明的那种,感觉上真的像是奇宝即将出世的征兆。
  按照这波动节奏计算,不到三天的时间,或许真的会有宝物出世,看来,这会引来正邪两道数之不尽的高手争夺,甚至,妖魔鬼怪中的佼佼者也会跟着来掺和一番。
  我似乎看到了未来的正邪大战。
  历史上每一次正邪大战的后果都非常惨烈,会有很多成名已久的大高手陨落,挑起正邪大战的缘由,有七成以上是因为利益的争夺。
  在利益面前,正邪两道各不相让,妖魔鬼怪也想乘机捞取好处,这种状况下怎么可能不死人呢?那不是扯吗?
  只是古山脚下的小县城,其能量充沛度就远不是其他地方能相比的,这里居住的人们身躯健硕、性格豪迈,街道边儿都是酒坊饭庄,来往各色人等,好不热闹。
  外来的人特别多,其中,有一大半都戴着半遮面的面具,且气息波动都处于隐匿状态,不用问,都是奔着古山中宝藏而来的。
  不约而同,来此的人都选择隐藏身份,走在这小县城之中,谁都认不出谁来,使用的法术面具遮挡效果非常的好,除非面对面的仔细窥看小半个时辰,不然,绝对不能看穿对方是谁。
  涉及到天地所生的宝物时,那就谁都信不过谁了。
  大都是独行侠,即便偶有三两位在一处的,那也是一个门派出来的,平时的盟友,这时候都是靠不住的。
  我走进小县城,也改变了形态,穿着普通的皮袄大衣,面上照例戴了半遮面的面具,头上戴着毡帽,看着像是当地的牧民,但牧民才不会戴面具呢,口音也不同,所以,我还是一个外来者。
  对于小县城的居民而言,他们才不管来自天南海北的人为何这样的怪异呢,只要有大把的银子可赚就成了。
  我在小县之内漫步而行,找了个酒客比较少的饭庄,点了一桌子当地的特色美食,要了两坛子好酒,也不管别人惊讶的眼神,自斟自饮,先吃喝个痛快再说。
  我这人走到何处,都不曾亏了肚子。
  “这位兄台真是好酒量,不知在下可否在此落座?”
  身穿青袍的男子笑着走来,手中还拎着酒壶,长相俊朗,脸色发红,看样子喝了不少。
  这人并未掩饰法师身份,散发的波动很清晰,不过是战力刚刚比得上紫衣鬼的法师罢了,在我面前,只是个不入眼的。
  按照道行来讲没错,此人不上数,但这人浑身洋溢着豪迈气息,这很让人稀罕。
  我抬眼看看他,此人虽俊朗,但并不刺眼,相反,感觉是个随和容易说话的人。
  沉吟一息,我缓缓点头,他就哈哈笑着在我的前方落座。
  “伙计,再来几个好菜。这厮一扬手扔出一锭银子,大声喊着。
  伙计急忙上前收了钱,笑着应是,很是痛快的端来几个上好的下酒菜,这意思就是和我拼桌饮酒?
  我哑然失笑,并没说什么。
  “兄台,在下冒昧了,自我介绍一番,我名杜裹,只是一散修,混江湖几十年,蒙道上朋友不弃,给了个‘耳通万事’的诨号,不知,如何称呼兄台呢?”
  这人一边起身为我倒酒,又给自己面前倒满好酒,口中不停的说着,将自身来历交代清楚。
  我面不改色,但心头倒是一动。
  原来这人就是道儿上很有些名头的‘耳通万事’杜裹,要说起这人,别的本事没有多少,只说法术这一项,都快要三十岁了,还是半吊子的水平,这和他只是个散修有关系。
  但其他方面的本事那是相当出名。
  比如,这人消息之灵通,简直就是当今散修中的第一人,这得益于他的性格,此人最喜欢的就是结交朋友,做一些仗义之事。
  不管是正道还是邪道,朋友多如牛毛,关系网四通八达,这是一般的法师绝对比不上的地方,也不知这小子是如何做到的?
  喜欢交友总会有看错人的时候,据说,他曾被‘知心道友’骗的倾家荡产,甚至,好几次被当成替罪羊好悬完蛋。
  但关键时总有贵人相助,屡屡化险为夷,反倒是欺骗他的那些人,不久后就会因着祸事牵连丧命。
  所以说,这人的经历很是传奇,在江湖上的名头也就渐渐的传扬开来。
  要说世上谁人朋友多、路子广,杜裹绝对上数!
  看到这小子举起酒杯,我淡然一笑,有些明白这人交友的方式了,那就是,不管对方是正道邪道的,自来熟的凑上来就是。
  这人的脸皮也算是厚的,反正,老子做不到这一点,只能说,人家有目前的名头,还是有擅长之处的。
  既如此,就给他个面子好了。
  我缓缓举起酒杯示意,杜裹高兴了,笑着干杯,我也只能喝了这杯酒,别说,这小子酒壶中的名酒别有滋味。
  “原来是大名鼎鼎的耳通万事,听闻阁下豁达心性,最喜交朋好友,今儿倒是见识了。”
  我放下酒杯,淡淡的说了一声,但没有说明自己是谁。
  这个小县城之内波诡云谲的,可不想横生枝节。
  根据林铭汝的记忆,这一场夺宝大战演变成了史上最激烈的正邪大战,还有很多妖魔鬼怪巨头卷了进来,各方死伤无数,打的天昏地暗。
  这是明确烙印在林铭汝记忆中的典故,我当然不想于此时产生太多变数。
  杜裹出现的时机有些巧合,保不齐和古山中的宝藏有关,我当然要提起警惕。
  “些小名头不足挂齿,让兄台见笑了,敢问兄台,可是冲着古山中即将出世的宝藏而来?”
  杜裹并未追问我的名号和身份,而是压低声音说了这么一句,同时,他布置了小型力场,不让其他人听到对话。
  我的眼一眯,紧盯着这人,凝声问:“阁下这是什么意思?”
  “哈哈哈,兄台莫要紧张,这个时间段赶到这里来的高手,谁不是冲着古山深处即将出世的宝藏而来?”
  “在下不才,有第一手的情报,关于宝藏的位置,以及一些身份明朗、参与此事的高手的讯息都知晓。若果兄台有意,在下愿低价将讯息告知兄台,算是交个朋友。”
  这话一出口,我立马明白这厮在做什么生意了。
  感情,他知道自己道行低,不可能参与到夺宝之中,所以,干脆在周围县城出卖情报。
  这也情有可原,他只是个散修,平时又交游广阔,需要大量的资源,不得不想些来钱的道儿。
  “阁下胆量倒是不小,这等机密讯息,你要是贩卖出去,若是消息传出去,会因此得罪很多人的,虽然你朋友多,但事后……?”
  我冷笑着看向他。